一筆帳

‧本文由 reader 分享 ‧ 2008-12-15 ‧ 顯示 2,474 次 ‧ 轉寄 4 次 ‧ 短評 0 篇 ‧
張純瑛
 
那人髮鬚雜亂,眸子渾濁,瞪視他的眼神滿是驚恐錯愕,不及猶豫,他扣動了扳機,隨著轟然響聲,那人往後傾倒,血由點而面汨汨擴散,旋即將一襲土色上衣染成紅豔。他一陣反胃,這才開始簌簌顫抖,如寒風中單薄的葉片。他難以相信二十多歲的生命裡,第一回殺了人;可是,不期而遇於窄巷轉角,同伴落在身後數尺,那人手握槍枝,先發制人似乎是他唯一的抉擇。間不容髮之際片刻踟躕,倒下去的可能是他。
 
接著幾天,那人身影不斷縈繞於腦,他究竟是誰?父母是否健在?結婚了嗎?有幾個孩子?今後他的親人如何維生?良知白日啃噬著他的意識,夜晚騷擾著他的夢境;然而,數月後當他在另一次出巡時遇到類似情況,他仍然做了相同的事——殺了第二個人。一直到他自伊拉克退伍,他總共殺了八個素昧平生的「敵人」。
 
近距離對射,彷彿一場場與死亡擦身而過的鬥牛競技,派駐在伊拉克的前半年,就受過三次傷,好在不曾創在要害。2003年春,戰爭初始,傷兵都被送到德國或美國的軍醫院治療。隨著戰事拖延,傷兵日眾,只要還能作戰的傷患皆留在伊拉克醫治,好儘快歸隊補充缺乏的人手。因為,受傷的兵士實在太多,幾乎週週都有人掛彩。
 
最讓他怵目驚心的,是防不勝防的路邊炸彈。巡視途中,好端端地前面突然有人站起來開跑,埋伏的彈藥隨之引爆,車子頓時炸開,玻璃與血肉齊濺,他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友誼最篤的兩位同袍命喪異域。他坐在後一部車內,急忙下來追趕狙擊手,但他們穿著一如平民,轉眼淹沒於百姓堆裡,或消失在九轉十八彎的羊腸小巷內,美軍只有徒呼負負。
 
有時,為美軍帶路的伊拉克人實是游擊隊的內應,美軍成為跌入陷阱的羔羊任人宰割。從前,他是一個「愛國」青年,深信自己國家的自由民主理念,應該推行四海,滿懷沸騰熱血前往伊拉克解放被獨裁者蹂躪的異族。隨著十惡不赦的海珊被擊敗、俘虜、審判、槍決,他並沒有在伊拉克人臉上讀到預期的感激涕零。不錯,他們並不喜歡獨裁者,但看待美軍的眼中也流露著冷漠、懷疑、仇恨……自我期許的「義師」幻象一旦戳破,留在伊拉克的意義蒼白如紙,僅是一張上級調度的指令。
 
於是,在槍擊那些不知「感恩戴德」的伊拉克人時,他甚至帶著洩憤的快感。饒是如此,己方過度自衛造成濫殺無辜,還是令他難以釋懷。
 
某次出巡,上校下令炸毀一座可能藏有游擊隊的民房,事後去廢墟察看,只見遍地婦孺屍體,他痛苦欲淚,上校卻冷漠地抽著菸,似乎死掉的只是幾隻螞蟻;另外一次出任務,他們自己也陷在民房內,屋外有游擊隊走來走去搜尋,情勢十分危急。上校露出焦慮顫慄的神色,讓他震撼難信,這平日同袍眼中跋扈冷酷的上校,面對自己的死亡,原來竟是如此膽怯!
 
當他終於結束伊拉克任務退伍返美,他發現自己病了,並非像不少同袍缺臂斷腿容貌毀損,他的肢體三次受創已然痊癒,但是心理上烙下難復平靜的後遺症,驅使他依靠酗酒和吸毒逃避重覆的夢魘。他親手殺了八個男人,看著同袍一次次無意間殺死平民,這些陌生的亡靈日夜追逐著他的內心打繞,無聲地問為什麼?為什麼?究竟何怨何仇讓我等喪生於入侵者之手?
 
某日他在購物中心歇腳,看著來往行人,男女老少,無論美醜胖瘦,皆表情平和,氣定神閒。他們一派從容令他忌妒得發怒,為何同為美國人,彼等可以一輩子不必奪人性命?不受沙場上命在旦夕的折磨?他們的這份福祉,真是拜美軍在伊拉克戰場流血流汗所賜嗎?如果沒有這場勞師動眾的冗長戰事,盤據地球一隅的海珊,終有一日勢力坐大到足以顛覆這些美國人的寧靜天空嗎?
 
愛爾蘭詩人葉慈在〈一個愛爾蘭空軍預見死亡〉(An Irish Airman Forsees His Death)一詩裡寫道:
 
我不恨作戰的對手
 
也不愛我護衛的人
 
無論是敵方的作戰對手,還是我方護衛的同胞,都是毫無個人恩怨瓜葛的陌生人。軍人卻得冒著喪命的危險,去「護衛」某些陌生人,殺戮另群陌生人,正是戰爭的荒謬本質。而人與人之間,縱使有國籍種族的差異,未嘗不能友善共處,一如哈代的詩〈他殺死的那人〉(The Man He Killed)描繪的情景:
 
他和我若相遇
 
於某古老酒館
 
我倆應會坐下乾去
 
不少半品脫酒盞
 

但在步兵陣裡
 
彼此對面瞪眼
 
我和他相互射擊
 
當場送他歸天
 

我殺死他只因
 
因他是敵對者
 
就這樣──當然他是敵人
 
夠清楚了;然則
 

他想從軍或許
 
欠慎思──如敝人──
 
找不到事──家當賣去──
 
沒有其他原因
 

是的,戰爭荒謬不經!
 
你擊倒一條漢
 
但在酒吧邂逅你會請
 
喝酒或給些錢
 
那激起陌生人彼此莫名其妙殘殺的,每每是懷抱個人野心的無良知政客。發動伊拉克戰事的各種理由中,更閃耀著石油利益的幻景。
 
莎士比亞宮廷劇《亨利五世》裡描寫戰役前夕,亨利五世裝扮成士兵,到處偷聽談話,想瞭解他們想法。這些軍人擔憂死在戰場,亨利五世就勸告他們不必擔心死亡,因為他們是為正當理由而戰。一個士兵回答說:
 
「但如果我們作戰的理由不正當,那麼國王自己就有一筆沉重的帳要算,所有的腿、手臂以及頭,在戰爭中被砍下,會聚集在上帝審判日……我擔心戰場上很少有人得到好死……假如這些軍人慘死沙場,對領軍的國王將是一件黑暗的事。」
 
五年來,美軍捐軀者四千餘,傷殘者三萬多,伊拉克方面的傷亡名單更長達十餘萬,戰費虛耗五千億導致國庫空虛,赤字駭人,美國仍然無法全面掌控伊拉克。當年不顧國際激烈反對,執意發動戰爭的那位美國「國王」,宣戰的理由諸如: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海珊與凱達恐怖組織掛鉤等,一一遭到揭穿,不過是一場場荒謬的騙局,發動戰爭的「正當性」已蕩然無存。總統任期行將結束,超低的聲望儼然昭示,歷史必將清算布希結下的這筆黑暗沉重爛帳。只是,成千上萬的伊拉克戰事身心受害者,又該向誰總結這筆帳?
 
一位醫生友人從紐約的平民醫院,調職到密西根的軍人療養院,工作量大為減輕,精神上卻負荷沉重,因為每天看到聽到的都是戰爭傷痕,從早成歷史的越戰到進行中的伊拉克戰事,她說:「外傷可以結疤,難以治癒的是心理創痛,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導致酗酒、吸毒、家暴等生活失控。許多退伍軍人長期接受心理治療,仍然走上自殺絕路。」
 
就是這位醫生朋友,告訴我前述某位退伍軍人的伊拉克經歷。「經過毒品勒戒與冗長心理輔導,這位病患終於找到了前行的方向。他準備去念護理,學成後返回伊拉克醫院工作,補償曾經殺人的罪愆。」
 
這份心願,是一筆爛帳上試圖挽救的收支平衡?還是鮮血浸濕的大地,所能開出的最美一朵花?
0.00 0 votes
1
3
5
7
9
請按數字進行評分

Plurk 噗浪請以1~9的評分代表由負面到正面的感受,統計數據將決定資訊的參考價值。謝謝!

寄件者: 為避免成為廣告信跳板,本功能限會員使用!加入會員
收件者:
留言:
 
forward collect
collect title
collect button
  •  戰爭
  •  敵人
  •  殺戮

keword icon
關鍵字建檔說明
  1. 關鍵字是您認定內容相關性或方便記憶、搜尋的用詞。
  2. 以名詞為主,避免用詞習慣的差異。
  3. 設定欄位上方為目前的關鍵字詞及得票數。
  4. 被勾選的關鍵字代表您所投的認同票。
  5. 您可勾選這些選項,或由設定欄中新增更多關鍵字。
  6. 新增關鍵字時,請以空白或斷行來區隔關鍵字。
為了更容易取得相關資訊,請大家協助建檔,謝謝!
顯示/隱藏 列印 列印提示
  1. 您可以點擊右方的「顯示/隱藏」鏈結來隱藏不相關的內容。
  2. 內容確認後,點擊右方的「列印」鏈結或瀏覽器之列印鍵即可。
  3. 完成後,顯示被隱藏的內容即可繼續瀏覽。
◎附加檔案 中的附件有三種不同的呈現方式,均限會員使用
  1. 圖檔類型 以縮圖方式呈現,點縮圖後會浮現原尺寸圖檔!
  2. 檔案類型 以檔名方式呈現,建議先另存新檔,再開啟瀏覽!
  3. FLV類型 支援線上瀏覽模式,請按檔名前方的圓型箭頭;按檔名則是另存新檔。
  4. 檔案開不了怎麼辦?請參考「Office 檔案開不了怎麼辦?
  5. 郵件容量超出 50MB 時,為了節省網站營運成本,僅提供下列會員使用:
    • 贊助會員 mvp ─── 贊助網站營運基金之會員(一天一元)詳細內容
    • 分享會員 vip ─── 長期且持續分享,半年內超過 100 篇以上者 詳細內容
手動
登入

 
 
快速
登入
使用 Facebook 帳號登入
查詢
密碼
 

  • 2013 網站改版公告
  •  
  • 歡迎Judy Rila加入!
  • 歡迎TC加入!
  • 歡迎太陽餅加入!
  • 歡迎Mzzzz加入!
  • 歡迎anthony899841加入!
  • 歡迎jbtu加入!
  • 歡迎安安加入!
  • 歡迎柯國斌加入!
  • 歡迎Walis Nokan加入!
  • 歡迎Rachel Green加入!
  • 歡迎James Doe加入!
  • 歡迎James Vergara加入!
  • 歡迎Sofia Vergara加入!
  • 歡迎Cindy Cheng加入!
  • 歡迎鄭母菌加入!
  • 歡迎Jin Chen加入!
  • 歡迎Wei Zihan加入!
  • 歡迎林依依加入!
  • 歡迎East Gold加入!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