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菲律賓“看齊”

‧本文由 謝瓊玉 分享 ‧ 2007-06-29 ‧ 顯示 4,525 次 ‧ 轉寄 8 次 ‧ 短評 5 篇 ‧
轉貼自中國時報
2007.04.23
黑金治國 誰當總統都一樣
江睿智/馬尼拉報導
前言:菲律賓,曾經是東亞僅次於日本的強國;曾經是亞洲的民主櫥窗。數十年前,當時台灣人想到菲律賓賺美金,台灣電視明星都想嫁到菲律賓。但幾十年下來,菲律賓不僅被亞洲四小龍趕過去,連中國大陸、越南的經濟成長動力都已超越菲律賓,菲律賓為何如此戲劇性的由盛轉衰?

菲律賓的民主一直為全世界所關注。一九八六年二月,百萬菲律賓人民集結在EDSA(乙沙大道),以肉身抵擋坦克車及車隊,以「人民力量」推翻馬可仕政權,舉世震驚。二○○一年時,菲律賓人再次以「人民力量」趕走前總統艾斯特拉達。

但菲律賓人民因此戰勝獨裁、獲得民主、趕走貪腐嗎?菲律賓政治充滿戲劇性。即將在五月十四日舉行國會大選,菲律賓再度成為國際焦點。

本報特別製作菲律賓國家專題,從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等層面,探討菲律賓人民這二十年多來的轉變及處境。菲律賓民主經驗一直是西方世界的借鑑,對於台灣初萌芽的民主及未來國家發展,更有莫大警示。

Dirty! Dirty! Dirty!
「菲律賓的政治是很骯髒!政府高層、官員、警察都貪汙!」在菲律賓,知識分子、年輕大學生、甚至計程車司機,都是如此無力地描述自己的國家。

軍方影響政局亞洲第一貪汙國
聖母瑪麗亞的巨大雕像,正以慈善面容,擁開的雙臂,凝視著她腳底下的菲律賓。這裡,菲律賓人民曾以和平的方式,推翻了獨裁腐敗的馬可仕政權(EDSAⅠ)、貪汙的前總統艾斯特拉達(EDSAⅡ)。現任總統艾若育正是在此宣示就職,紀念文上寫著:「團結的菲律賓人民,憑藉著他對上帝及國家的愛,在這裡創造歷史。」

但,民主與正義卻沒真正降臨菲律賓。廿一年來,菲律賓領導人從未擺脫貪腐的控訴。艾若育前年被指控在二○○四年總統選舉作票、丈夫貪汙,正召喚著EDSAⅢ風潮。國會議員可以收買,買票作票司空見慣,菲國曾被選為亞洲最貪汙的國家;軍方依舊影響政局,菲律賓仍是政治暗殺最嚴重的國家,這都是「公開的秘密」。

民間社會有個諷刺的比喻,說菲律賓民主有3G:槍(guns)、錢(gold)、及暴徒(goons);當年馬可仕時代,只有馬可仕可以如此,現在民主恢復了,卻是每個政客都可以做這些事。

菲律賓經濟曾是東亞中僅次於日本的強國,至今卻無力發展自主性工業,每十個中就有一個菲律賓人被迫離鄉背井,總計八百萬菲律賓人到世界各地打工養家;至少三○%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之下,每日生活花費不到一美元。菲反對派報紙DailyTribune總編輯NinezOlivares說,「菲律賓政府希望人民一直貧窮,這樣才能維持現有貪汙系統,才能控制選票!」Ninez Olivares批評,菲律賓經濟成長是在掌控經濟的十八%的人,八十二%的人並未受惠,「菲律賓經濟只是幻象,並非真實。」

換一個貪一次人民再被剝層皮
「人民的力量?沒有用!」四十歲、曾在海外打工的Antonio說,「都一樣!誰做總統都一樣貪!」對他來說,馬可仕時代或許較好,「馬可仕家族已經夠有錢,貪夠了,換一個又貪一次,人民再被剝一層皮,愈來愈窮!」他說「對多數菲律賓人來說,已不在乎政治,窮人並沒機會變成富人,nohope!」他話中滿是無奈悲傷。

來菲投資三十年、EDSAⅠ及EDSAⅡ發生時都在現場的台商黃世模認為,EDSAⅠ及EDSAⅡ是因軍方擺不平、而可以成功,也是因軍方勢力倒過去,「整個都是菲律賓社會既得利益分配的結果。」貪腐結構與動盪的政治,影響菲律賓經濟,「我看過很多外商,不來了、撤走的,跑掉的,」在一九八六年前後黃世模被迫關掉工廠,「這幾十年,菲律賓的改變非常少,進步非常慢。」

菲華商總會理事長蔡聰妙說,和平的EDSAⅠ,菲律賓應要得和平獎,世界也很讚揚菲律賓,但菲律賓經濟卻走下坡,艾奎諾夫人執政期間,有九次軍人政變,「一個國家如何經得起?人民到現在還是這麼窮!」

曾挺著身孕隨著家人參加EDSAⅠ的菲律賓大學教授Alieen Baviera認為,人民力量有助於菲律賓民主,那是另一種表現團結的方式。但她認為,菲律賓群眾社會運動背後往往都是有人在策畫,人民反成了傀儡;而另一位為了反馬可仕獨裁而參與EDSAⅠ的菲律賓大學教授Edgardo E.Dagdag則說:「表面上是人民力量,實際上卻不是真正的人民力量」。

人民力量悲鳴苦盼政治乾淨點
人民力量並沒有改變菲律賓壟斷、貪腐的政治結構,人民力量其實只是唯一能表達悲鳴的自由。

Charlerne在De La Salle大學念傳播,現是菲律賓電視台兩個節目的主持人,她全家都想搬到國外,只有她想留在菲律賓,她參與二○○一年的EDSAⅡ,她說,「在菲律賓,富人只跟富人,窮人只跟窮人在一起,但在EDSAⅡ,窮人與富人是在一起的,那很真實!」Charlerne說,菲律賓人民很善良勤奮,國家發展不起來,問題在政府貪汙腐敗。她的願望很微薄卻很艱難,希望她的國家能變乾淨點─環境乾淨,政治也乾淨。

選參議員要兩億披索 怎不惡搞
梁東屏/馬尼拉報導
到馬尼拉的第三天,約了幾個當地的朋友談菲律賓政治,提到二○○五年那場差點把總統艾若育拖下台的「人民革命第三集」,當時殺傷力頗重的是爆出她在開票之前曾經與菲國選舉委員會主委佛吉利歐.蓋席蘭諾通電話,很具體的提到「必須要贏一百萬票」,最後,艾若育還真的就贏了這麼多票。反對陣營一口咬定作票證據確鑿。艾若育的危機處理是承認有通電話,但只是關心選情,堅決否認有任何舞弊行為;另一方面則安排蓋席藍諾人間蒸發,躲開所有查詢。

那天,因在座都是菲律賓的「老鳥」,我就問,「她(艾若育)真的有作票嗎?」問完後,眾人先呆了半響,結果突然一起爆出笑聲,好像我說的是「火星話」。其實一問完我就知道自己問錯了,只好接受嘲笑。

有關菲律賓選舉買票、舞弊、作票故事還真不少,有些大膽、粗糙到讓人難以置信。譬如說上次總統大選時,竟有整個市鎮開出來的票全投給艾若育。「老鳥一」說,「不是一百、兩百張票,是十幾萬張,你說,有沒有作票」。此外,當局以安全為藉口,把很多投票所設在部隊、警察局裡,「他們在裡面搞什麼,誰知道?」

同樣的,這次選舉前,菲國當局也以防恐為由,派出軍隊進駐馬尼拉貧民區,」「老鳥二」則表示,「其實就像以前台灣部隊『助民割稻』,真正的目的是在為選舉綁樁啦」。

選舉之前的買票,多半是通過鄉、鎮長等「樁腳」邀宴。有位駐馬尼拉的中國記者有次接受參加選舉的菲國友人之邀前往中西部小鎮,就參加過這樣的餐會,餐會結束了,結果大家都沒有走的意思,他滿腹狐疑相詢,友人直說,「等一下,等一下」。不一會兒,就見到有人匆匆忙忙送來一大疊「紅包」,當場發起來。

到了投票當天,則是公然買票。菲律賓的選票是畫有格子的空白表格,一堆候選人的名字則寫在投票所的看版上,由投票者自行填寫,這時就會有人拿著裡面夾著五百到一百披索的「名單」交給投票人「照抄」,其他如重複投票、代人投票等事情也層出不窮。

菲律賓有八千多個島嶼,很多偏遠地區的票箱必須運送到比較大的鄉鎮清點,運送的途中,整個票箱掉包都不是新鮮事。「老鳥三」笑著說,「一停電,你就知道要發生事情了,甚至選監人員不讓換票而被『幹掉』,都是常有的事」。

馬尼拉的資深華人媒體工作者施能炎表示,菲律賓最大的問題就是把政治當作生意做,選眾議員要花五千萬到一億披索,參議員高達兩億,就算是市議員也要花到一千五百萬上下,「投資這麼大,怎麼會不亂整?」

EDSA 人民力量革命
江睿智
EDSA是馬尼拉市區Epifanio de los Santos Avenue大道的縮寫,這是條穿越馬尼拉市中心的高速公路,路上有一尊聖母瑪麗亞的雕像,一九八六年二月,百萬菲律賓人聚集在此,向上帝禱告,和平的運動,推翻馬可仕政權。從此,EDSA成為歷史名詞,EDSA革命指的正是菲律賓一九八六年二月的人民力量革命。二○○○年底,菲律賓再次以此方式趕走前總統艾斯特拉達,是為EDSA Ⅱ;二○○五年時,艾若育也因涉嫌選舉作票,人民再次在EDSA示威遊行,號召著EDSAⅢ。

菲律賓當然是個民主國家,而且它的民主制度還是照搬美國的那一套呢,只是橘逾淮而為枳,再加上菲律賓受到西班牙殖民三百多年歷史中所承襲根深柢固的莊園政治,這兩種南轅北轍的概念融合在一起,怎麼會使得菲律賓的民主不變成一個畸型的怪物?

全國土地 少數家族壟斷
在西班牙的封建莊園制度之下,菲律賓全國土地係由少數家族持有,這些豪門大院同時也控制了菲國的政治,長久以來一直如此。因此菲律賓的政治根本就是家族事業,而且是「世襲」事業,一代傳承一代,這也是為什麼菲國政壇上老是見到諸如艾奎諾、杜蘭、羅慕斯、科璜可、恩瑞利、賈西亞、洛培茲、馬可仕、勞瑞爾等耳熟能詳的名字。

這個現象代表了傳統封建架構以表象的民主手段強占了國家的政治、經濟資源,而這些豪門大院為了奪取、保有這些資源,彼此合縱連橫、結盟、傾軋,就如同傳統莊園一樣,從來不會把普羅大眾利益作為考量的重點。

舉例而言,菲國前總統柯拉蓉其實就是大莊園的後代,她雖然在任內提出土地改革措施,但是真正實行後,卻淪為政治人物之間的利益爭奪,後來發生的許多暗殺事件,其實都與之脫不了關係,原本應當享受利益的人民,只能望餅興歎。

國會成員 個個金光閃閃
菲律賓國會是國家權力的中心,也一直是莊園地主的天下,很多國會成員都擁有大片土地,科璜可地主家族四代就都是國會議員,科璜可家族同時也擁有著名的路易斯塔莊園,那裏的工人每天的收入只有微不足道的九十披索,遠低於法定的兩百披索,然而在二○○四年十一月,當農工進行爭取土地權抗爭時,資方竟然雇用殺手槍殺七名農工,半年之內,支持農工的「菲律賓獨立教會」被譽為「平民主教」的雷曼托及牧師特迪納也先後遭暗殺。

正因為莊園政治的傳統,菲律賓政壇才出了這麼多女性領導人物。菲律賓前「第一夫人」伊美黛及前總統柯拉蓉就是最好的例子。在莊園政治的操作裡,政客的妻子實際上負擔了頗重要的責任,她們負責募集競選資金並建立政治網路,一旦丈夫方面出了任何問題,儘管自身不見得真有政治能力,但卻可以「代夫出征」,這也是莊園政治跳脫不出家族範圍的一個主要原因。

贏得選舉 等於贏得財富
同時,為了建立更強大有競爭力的政經基礎,大莊園之間的彼此聯姻也是常見手段。譬如說柯拉蓉於一九五四年下嫁阿奎諾,就代表了達拉政團與米沙炎政團結盟。同樣是在一九五四年,時任國會議員的馬可仕迎娶伊美黛,則是伊羅戈斯與米沙炎的兩大政治家族結盟,當時伊美黛的堂兄丹尼爾是眾議院議長,而他的叔叔則是前議長。至於曾三度出任國會議長,在菲國政壇有「不倒翁」之稱的德貝內西亞也是因為她的第一任妻子、政治教父佩雷茲的女兒為他打開了通往政壇的坦途。

甚至於現任總統艾若育,儘管其父馬嘉柏皋曾任菲律賓總統,但是她之所以能夠成就今天的地位,也得歸功於夫家的財雄勢大,是以當「第一先生」荷西涉及非法賭檔弊案爆發之際,艾若育也立即採取決斷的危機處理予以保護。

另一方面,要想成為菲律賓政治家族當然首先需要大筆錢財,一旦選舉成功,不論進入中央的國會或者地方議會,都代表了「錢」途無限,舉凡貸款、特許經營權、壟斷經營權、免稅、補貼、廉價的外匯以及工程等,都立時成為饔中之鱉,而隨著攫取的財富愈越聚愈多,他們就會成為可怕的選舉機器,就在這樣循環之下,成就了龐大的政治怪獸,直到被另一更強壯的怪獸擊倒。

人民納稅 政商集體瓜分
曾經參選過總統的參議員拉克松就透露,菲律賓納稅人的錢只有不到一半被用在實際工程上,根據他對工程回扣的分析,大約百分之二十歸提案的議員,百分之十四屬承包商,百分之十由工程師、公共工程官員瓜分,百分之五給省長或市長,百分之二由負責掌管這些公共資金的官僚私吞。

正因為這麼好撈,肥水怎可落外人田?於是菲律賓政壇上充斥著政治「世家」,父親拉拔兒子,兒子牽拖媳婦,又怎不會成為家族事業?

不悔伊美黛 永遠的權貴圖騰
「他們為什麼老要提那三千雙鞋子?為什麼不提我為菲律賓完成的這麼多計畫,為什麼不去看看文化中心,不去看看會議中心?我所完成的計畫比鞋子要多得多。」

提起那有名的三千雙鞋子,今年已經七十七歲的伊美黛還真是顯得一肚子火。她說,「其實也沒有三千雙那麼多啦,我是『工作的第一夫人』,當然需要一些稱頭的鞋子,而且其中大概百分之八十是我多年來協助推廣菲律賓製鞋業而獲贈的樣品鞋。」

從一九六五年到一九八六年擔任過長達二十一年菲律賓「第一夫人」的伊美黛,當然有可觀之處。她那位於馬尼拉高級區的「太平洋廣場」公寓房子並不頂大,也不頂豪華,不過客廳的一張桌子上擺滿了她與各國領袖的合照,有毛澤東、卡斯楚、格達費…等等。其實牆上還有,沙發椅上也放了幾張。光是同樣毛澤東對她行吻手禮的就有三張。她手指著照片就開始笑談當年見毛澤東時,毛澤東如何在她先行完菲律賓的頂手禮之後,一把抓起她的手親吻的往事。這段往事,在將近四個小時的訪談過程中至少重複講了三次。

她也津津樂道當年在的黎波里應格達費之請,向回教國家組織發表演說的榮耀。伊美黛在談這些事情的時候,顧盼之間充滿了自信、自負,就好像自己還是「第一夫人」,只是老了一點而已。

伊美黛不久之前又引起轟動,因為她推出自己的珠寶設計,很多人自然聯想起她過去那些奢華的傳說。但是她指著那些用貝殼、假珠寶所作成的飾物,「這些原先都是不值錢的垃圾,我只是把它們回收再利用,根本算不得是一種生意。」

除了繼續作「美的大使」之外,伊美黛另外一個重要的工作是矢言要為她自己和馬可仕平反。她把馬可仕於一九四六年在聖璜市購置的豪宅布置成講堂,書房裡擺滿了他們在美國被起訴的總共三十五萬份文件。伊美黛又拿起教鞭,慷慨激昂地陳述當年如何在美國堅忍不屈地打官司,「你們知道嗎?美國法庭一九九零年判我無罪的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還有,你們知道嗎?馬可仕的生日是九月十一日(911)。」

根據伊美黛的推論,馬可仕在「所謂『人民革命』」中的表現,不折不扣是菲律賓的民族英雄,「馬可仕此生最偉大的時刻就是在『EDSA I(第一次人民革命)』不是他成為最佳律師時,不是他成為受勛最多的二戰英雄時,不是他成為菲律賓總統或唯一能夠連任的總統時,而是在他身兼三軍總司令最有權勢的時候,他沒有運用權力來摧毀那些背叛他的人。」

菲律賓現任總統艾若育在二○○一年就任,至今為止,她作得最有「績效」的事就是化解政變,六年當中,她總共化解了兩百多次大大小政變。所以在馬尼拉,許多人提到軍隊時都癟癟嘴、搖搖頭,「菲律賓的軍隊不是用來抵禦外侮,而是專門對內的」。

雖然菲律賓發生這麼多政變,卻好像沒聽說過有成功的紀錄,都像是「銀樣蠟鎗頭」比畫、比畫,事後發動政變的人也沒聽說受到什麼嚴厲的處罰,有些反而因為「老是」政變而飛黃騰達呢。

前陣子又因政變被捕的參議員格林哥.何納山就是一例。此君生得風流倜儻,一九八六年菲律賓發生第一次人民革命時,一身野戰戎裝、紮條領巾,不知迷死多少菲國婦女同胞,男同胞則夢想以他為師,偶像地位就此豎立。

他在艾奎諾總統任內多次發動政變,雖然都未成功,但結果他的「英雄」形象卻直線上升,最後竟然被選入參院,作起人人稱羨的參議員。

等到艾若育上任,他還是不安於室,許多政變據傳都跟他有關係。其實真的是否與他有關也不重要,因為只要一有政變,艾若育政府就唯他是問,他也很有本事地立刻人間蒸發,甚至在逃亡期間也繼續參選,而且還能連任呢。雖然菲律賓軍人政變老是虎頭蛇尾,但是在關鍵時刻,軍方仍然是可以在政治上發生作用,特別是政爭到決戰點時,軍方向哪一方傾斜,往往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菲律賓的兩次「人民革命」。

一九八六年二月二十二日,菲國國防部長恩瑞利和武裝部隊代理參謀長羅慕斯,在百姓示威活動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宣布脫離新當選的總統馬可仕,支持反對黨領導人柯拉蓉,最後導致馬可仕出亡夏威夷。

二○○一年一月,菲律賓大規模示威,要求涉及貪瀆的總統艾斯特拉達下台,結果在僵持不下之際,國防部長安吉洛.雷耶斯、武裝部隊總司令奧蘭多.梅爾卡多以及軍警高級官員宣布對艾斯特拉達「撤銷支持」,迫得艾斯特拉達只有倉皇辭廟一途。

菲律賓軍方在政治上鮮少有主動的角色,但是在關鍵時刻卻可發生決定性影響。所以艾若育在上次軍變危機落幕之後,立即採取一連串拉攏軍人的措施,包括與軍方展開對話、承諾提高軍人待遇,以及為軍人提供廉價國宅等。而且為了穩住眾軍頭,很多部會首長都由軍頭出任。二○○五年的第三次「人民革命」不成功,也得歸功於艾若育籠絡軍頭的成功。

「政變」可以有這麼好的結果,也無怪乎菲國軍人「閒閒無代誌」的時候就想「來一下」了。

馬尼拉街景 二十年沒進展 虛幻人民力量 改變不了貪腐
梁東屏/馬尼拉報導
走在馬尼拉金融區馬卡地的阿亞拉大道上,現代化的大廈高聳入雲,馬路寬達八線道,這樣的街景,跟任何第一世界的大都會並無二致。但是幾乎所有馬尼拉人都會告訴你,「這裡?二十幾年前就是這個樣子了。」現在馬卡地所看到的建設,大約有百分之八十都是那時候就完成的,就算是現在許多大馬尼拉區的捷運,也是馬可仕時代所規畫。

這讓人很難不去追問菲律賓人對馬可仕的看法。「馬可仕?他有做事啊,唉,哪個人不貪?有做事就好」,幾乎是千篇一律的標準答案。而柯拉蓉六年任期得到的評價是「最信天主教,心地最好,她本身應該沒有貪汙 ,然而她的內閣什麼都沒做成。」

那當年那個可歌可泣的「人民革命」難道是個錯誤嗎?自認為是永遠的反對派,馬尼拉「論壇報」發行人兼總編輯奧立瓦瑞絲很不情願地表示,經過這麼多年的幻滅,她不得不承認,推翻馬可仕的第一次「人民革命」確實是個錯誤。

她認為第一次的「人民革命」,本為菲律賓的民主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會,然而這個機會卻被柯拉蓉浪費掉了。她說,「柯拉蓉上任之後,擁有國內外的強大支持,本來可以好好利用大加發揮,可是她卻汲汲於報仇,把一個民主契機搞成了革命時代,甚至於比馬可仕還馬可仕」。

柯拉蓉最為人詬病的就是只要是馬可仕的計畫,就不分青紅皂白一概取消。一九八六年四月,柯拉蓉才上任兩個月,就宣布關閉耗資二十三億美金、馬可仕所興建的巴潭核電廠。結果造成一天停電十二小時,而一九九○到一九九二年菲律賓經濟零成長。

菲律賓第二次的「人民革命」拉下了貪腐的艾斯特拉達,人們同樣寄厚望於艾若育。但是六年下來,很多人都幻滅了。奧立瓦瑞絲本來和艾若育頗為親近,但是她決定要用媒體的力量來監督政府,結果竟然被告上法庭。

她說,「馬可仕時代從來沒有這樣對付媒體,這個惡例由柯拉蓉開啟,到了艾若育,利用荷西(第一先生)來告媒體」,現在大約有五十名記者被告上法庭。

那麼,這兩次影響菲律賓國家命運的「人民革命」,真的是「人民力量」自身的覺醒嗎?還是「人民力量」只是權力爭奪中的籌碼?奧立瓦瑞絲還是認為第一次是真正「人民力量」的展現,第二次就純粹是政治菁英與教會操弄的結果。台商總會會長黃世模則表示哪有什麼「人民力量」?根本的原因就是馬可仕不買教會的帳,得罪了紅衣主教辛海梅,後者才號召群眾將之推倒。

時任馬尼拉北區警察局長的艾佛瑞多.林表示,當天在「乙沙神壇」聚集的群眾才八百人,他接到馬可仕指令,要他進行清場,以便對附近克蘭姆軍營內國防部長恩瑞爾及羅慕斯所率領的「反叛分子」進行攻擊,但是他知道辛海梅準備號召群眾上街,所以就故意找藉口拖延,果然到了下午群眾愈聚愈多,達到四十萬之眾,才使得整個局勢逆轉。
0.00 0 votes
1
3
5
7
9
請按數字進行評分

Plurk 噗浪請以1~9的評分代表由負面到正面的感受,統計數據將決定資訊的參考價值。謝謝!

寄件者: 為避免成為廣告信跳板,本功能限會員使用!加入會員
收件者:
留言:
 
forward collect
collect title
collect button
  •  政治
  •  菲律賓
  •  黑金

keword icon
關鍵字建檔說明
  1. 關鍵字是您認定內容相關性或方便記憶、搜尋的用詞。
  2. 以名詞為主,避免用詞習慣的差異。
  3. 設定欄位上方為目前的關鍵字詞及得票數。
  4. 被勾選的關鍵字代表您所投的認同票。
  5. 您可勾選這些選項,或由設定欄中新增更多關鍵字。
  6. 新增關鍵字時,請以空白或斷行來區隔關鍵字。
為了更容易取得相關資訊,請大家協助建檔,謝謝!
顯示/隱藏 列印 列印提示
  1. 您可以點擊右方的「顯示/隱藏」鏈結來隱藏不相關的內容。
  2. 內容確認後,點擊右方的「列印」鏈結或瀏覽器之列印鍵即可。
  3. 完成後,顯示被隱藏的內容即可繼續瀏覽。
◎附加檔案 中的附件有三種不同的呈現方式,均限會員使用
  1. 圖檔類型 以縮圖方式呈現,點縮圖後會浮現原尺寸圖檔!
  2. 檔案類型 以檔名方式呈現,建議先另存新檔,再開啟瀏覽!
  3. FLV類型 支援線上瀏覽模式,請按檔名前方的圓型箭頭;按檔名則是另存新檔。
  4. 檔案開不了怎麼辦?請參考「Office 檔案開不了怎麼辦?
  5. 郵件容量超出 50MB 時,為了節省網站營運成本,僅提供下列會員使用:
    • 贊助會員 mvp ─── 贊助網站營運基金之會員(一天一元)詳細內容
    • 分享會員 vip ─── 長期且持續分享,半年內超過 100 篇以上者 詳細內容
m igotmailc= 行事有方動靜有常 =  Gatekeeper icon  於 2007-06-29 00:39:45 說
我真不想見到台灣有一天會變成第二個菲律賓!
m 小祐  Gatekeeper icon  於 2007-06-29 09:32:09 說
想不到菲律賓曾經是東亞僅次於日本的強國耶,真讓人意外。
m point  Key icon Gatekeeper icon  於 2007-06-29 13:01:34 說
現在不太敢去菲律賓
m happydog= 遠離顛倒夢想 =  Gatekeeper icon VIP icon  於 2007-06-29 18:09:31 說
自從孫立人事件後,將領沒了嫡系部隊,中央加強了部隊政戰系統運作。
這些奠定了台灣軍人不干政的基礎。
沒了槍桿子,想造反,想革命.....
一個字「難」。
m stinnes  Gatekeeper icon  於 2007-07-04 16:25:25 說
菲律賓是人間天堂. 不信可問在此經商的台商.
手動
登入

 
 
快速
登入
使用 Facebook 帳號登入
查詢
密碼
 

  • 2013 網站改版公告
  •  
  • 歡迎太陽餅加入!
  • 歡迎Mzzzz加入!
  • 歡迎anthony899841加入!
  • 歡迎jbtu加入!
  • 歡迎安安加入!
  • 歡迎柯國斌加入!
  • 歡迎Walis Nokan加入!
  • 歡迎Rachel Green加入!
  • 歡迎James Doe加入!
  • 歡迎James Vergara加入!
  • 歡迎Sofia Vergara加入!
  • 歡迎Cindy Cheng加入!
  • 歡迎鄭母菌加入!
  • 歡迎Jin Chen加入!
  • 歡迎Wei Zihan加入!
  • 歡迎林依依加入!
  • 歡迎East Gold加入!
  • 歡迎Sam Hsu加入!
  • 歡迎cwcs加入!

    ▲回到頁首▲